第971章

    

不想把自己搭進去,還是,閉嘴吧!李睿坐在書房裡,臉色陰沉的可怕。有人對他的齊王府宣戰了,他卻不知道對手是誰?這,太可怕了。英王?不能!他這個哥哥雖然早慧,但是經過一場意外,早已泯然眾人矣。英王府的侍衛,最大的作用是防止英王走失,他們不會主動出擊的。更何況,昨晚是英王的新婚夜,他們要擔起護衛的職責來。那是,李奕辰?他這人平時並冇有顯露出過人之處,但是從戰場上歸來之後,倒是有了幾分氣勢。不過,他一個不...第971章

他忽然覺得當南陵的皇上,也不是那麼令人羨慕嫉妒恨了。

“哪裡就連這點兒銀子都拿不出來了?不過是他公報私仇,想為永泰公主出一口氣而已。

隻是,皇上就算不為自己的聲名著想,也要顧及南陵的顏麵啊!

做了皇上,果然有了任性的資本。”

梁王一陣唏噓。

卻忍不住美滋滋的又喝了一杯。

反正又不丟他的臉。

作為一國之君,要有遠大的格局和寬廣的度量,蕭景琦,一樣不占啊!

“皇上有過,我們做臣子的有責任要直言勸諫。

我想,明日早朝的時候,我們為齊王求個公正的待遇。”

安慶王這才說出了自己的目的。

梁王一仰脖兒,差點兒連酒杯都給吞了下去。

“好酒好酒,來來來,我還能喝......”

話音未落,他身子伏在了桌麵上。

“二哥,你這有酒膽冇酒量啊!

三哥,就不勞動你了,我送二哥回府。”

端王很費力的扶起了蕭元浩。

把他一隻胳膊搭在自己的肩膀上,梁王順勢把半個身子都壓了過來。

端王趔趔趄趄的向外走去,嘴裡還一再客氣著:“三哥留步,不必送了。”

蕭長傑:“......”

你哪隻眼睛看見我起身相送了?

還有,你們能裝的像一點兒嗎?

端王帶著梁王,艱難的走出了安慶王府,剛離開門口侍衛的視線,就同時“呸”

了一聲。

什麼東西?

他收了齊王的好處,卻讓他們做出頭鳥兒。

在同一個地方跌倒兩次的那就是傻蛋。

不乾!

告辭!

“明日的早朝我倒要看看他敢不敢仗義執言?”

梁王冷笑一聲。

雙目澄明,哪裡有半點兒醉意?

“拿人錢財替人消災,多少要出一份力的。

若是他言之有理,咱們不妨敲敲邊鼓。

若是落了下風,咱們就裝聾作啞。”

端王捶著自己的肩膀。

他孃的,冇有一口酒是白喝的。

安慶王府裡,隻剩下蕭長傑一個人麵對著滿桌子的殘羹剩菜。

他抱著酒罈子自己喝了個酣暢淋漓,抹了抹嘴巴,“嘿嘿”

的笑了起來。

他給他們共享富貴的機會了,是他們自己瞻前顧後冇接住啊!

齊王李睿要的不僅是南陵對他的尊敬和公正,更是要以眼還眼以牙還牙,把蕭景琦加諸於他身上的羞辱原樣奉還。

他之所以找上自己,竟然是因為賢妃秦蓉。

那個出賣了晉王的回京路線,又想方設法調離了李奕辰貼身暗衛的女人,竟然是李睿的生身之母。

他當初就奇怪,秦蓉怎麼會害自己的親生骨肉呢?

畢竟,虎毒不食子。

原來,她吃的是彆人家的兒子。

而李睿,比他娘出手還大方呢!

他許給自己的好處,真是令人無法抗拒啊!警告他。“你說,她真有這個意思嗎?”連霧的眼睛亮了起來。一副很期待的樣子。孤雲:“......”仲夏了!野獸的發情期早就過了,輪到這個猛獸了?“萬一那下毒的惡賊是個千嬌百媚的姑娘,你可千萬彆中了美人計。十八暗衛的臉,彆讓你一個人給丟儘了。”孤雲擔心起來。江南的暖風,把連霧吹得骨頭都酥了,一顆心都盪出了一圈圈的漣漪。“那不會,我不是見異思遷的人。”連霧衝他飛了個媚眼。“滾!莫挨老子!”孤雲一陣惡寒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