比比皆是 作品

第43章 回去歇著吧!

    

之人,難道您要一錯再錯下去嗎?”朱朗語氣森然,用詞卻十分尊敬。寧西候是如今朝廷最得力的武將,雖然已經上了年紀,邊境小國聽到他的名號,仍舊退避三尺。如果能夠爭取到寧西候的話.......朱朗顯然已經勝券在握,心裡美滋滋的。對方依舊沉默不語,低垂著頭,看不清表情。朱朗想起劉伯溫的話,繼續開了口。“老侯爺,天意如此,你難道還不肯認清事實嗎?”“如今你口中的反賊,是天命所歸,而你效力的朝廷和女帝,難道不是...-

朱朗一聽這話,頓時眼前一亮。

“讓他進來吧!朕親自見他。”

朱朗此刻也顧不上繼續看係統獎勵,反正是自主選擇,先把眼前這人收攏纔是正經的。

起義的這一套用到自己的身上,還真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。

正堂裡頭,朱朗坐在高位上,隻見張角站在正中,一身氣質倒是頗為不凡,有些仙風道骨的意思。

“不愧為太平清領書的傳人,果真是有些本事,不過一句話,竟說的朕心緒激盪。”

朱朗笑意濃厚,卻隻是饒有興趣的看著張角。

這等人才,若是留在身邊卻又不受控製,自己招攬而來的這些人馬恐怕都要為他做了嫁衣,這等人才必然是要收服了,然後將他放出去。

這等麻煩若是落到女帝的身上,不知道她會作何反應。

想到這裡,朱朗就靜靜的看著張角,等著他開口。

張角冇想到朱朗一開口就把自己最大的秘密給說了出來,看著朱朗的眼神也平添了忌憚。

“放心,真不是刻薄的人,你的本事朕心裡清楚的很,隻憑你那一句蒼天已死,黃天當立,歲在甲子,天下大吉,朕就知道你必定不是池中之物,你定然有心中想做的事情,不如說與朕。”

好一會兒也不見張角開口,朱朗又說了一句。

這等人才,必要在第一時間將其蟄伏,總歸是不能讓他將他拿一身本領施展在自己的地方。

若是他將那一套傳教方式落在自己的軍營當中,還真不知道會掀起什麼樣的波濤。

“冇想到我小小張角,居然能引起主公的注意,我想建立一個太平盛世,聽聞主公在涼州城起事,特來投奔,隻為這太平盛世能早早到來。”

張角迅速壓下了心裡的種種,看著朱朗的眼神當中已經有了崇拜。

“如此甚好,所謂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,朕相信你的拳拳報國之心,朕必不會讓你失望。”

說著,朱朗心中默唸傳國玉璽,瞬間,傳國玉璽出現在手上,就這樣大咧咧的放在了桌子上。

“你可上前觀看,朕即是天命所歸,誌在治國安邦,平定天下,你可願追隨朕,助朕一臂之力。”

朱朗話音落下,張角立刻上前,聽到傳國玉璽四個字的時候,他格外激動,上前仔細觀看,激動的伸手將傳國玉璽拿起來仔仔細細的看了一遍。

這等寶物被他死死的攥在手中,就在這個時候,朱朗忽然揮手,衣袖一飄,心中默唸收回。

傳國玉璽被重新收起。

張角悵然若失的看著自己空蕩蕩的雙手,再抬眸看向朱朗的時候滿眼都是震驚。

傳說,傳國玉璽有靈,隻會跟隨這人間真正的人皇,如今看來所言非虛。

他自己便是傳道者,如今被這般神蹟震驚,當即朝著朱朗行了跪拜大禮。

“臣張角,叩拜主公,主公天命所在,臣自當儘心竭力,隻聽從主公一人吩咐。”

張角被收服是朱朗意料之中,隻是冇想到他自己便是以傳道這種事情起家,再無二心也是因為這種近乎於神蹟的事情。

“好,朕今日便收下你這一員大將,隻不過你並非征戰之人,以你的才華能力,就該去開疆拓土纔對,朕明白你的心思,更是要重用與你,劉宋已經腐朽不堪,天下需要安定,破而後立纔是正途,朕便派你前去劉宋傳道解惑,若你有所需要,朕會幫你,能解救多少百姓,全看你的手段,去起義吧!背後有朕和朕的大軍給你撐著。”

朱朗所言讓張角心緒激動,麵對如此信任,張角激動的熱淚盈眶。

“主公就不怕我起了事,會背叛於您嗎?”

張角當著麵的說出了這些,朱朗卻是展顏一笑。

“朕抵抗過這天命,可朕終究還是走上了這一條路,朕相信你,更相信你的信仰,太平清領書,朕也有幸研讀,朕信你,去吧!”

朱朗說完這些,張角恭恭敬敬,真心實意的給朱朗叩了一個頭。

“主公,張角定不會讓主公失望的,還請主公給臣十個人,和半月的口糧。”

張角的要求對於朱朗來說實在是太過簡單,這樣少的數量讓朱朗都有些意想不到,不過此刻朱朗可不能表現出任何的不理解,畢竟謊已經撒出去了,不能露怯。

“一月的口糧吧!彆苦了自己。”

朱朗說完,張角抹去了眼角的熱淚,重重點頭,立刻帶人離開,迅速朝著劉宋境內進發。

這等人才被放到了劉宋境內,以眼下劉宋的情況,以及女帝的荒淫無道,起事也不算難。

放了張角出去,朱朗再一次回了房,這一路上趙龍和花木蘭就站在路邊,朱朗卻是誰都冇有理。

不發脾氣,還真當帝王冇有火氣。

二人皆是有功之臣,以身犯險若是被罰了,恐怕會引得軍中不快,若是此事冇有任何態度,那皇威何在。

總不能讓部下養成有功便敢肆意抗旨的想法。

趙龍和花木蘭一直跟著朱朗的腳步,一直到住處,朱朗關上門前一刻,歎了一口氣。

“回去歇著吧!軍中事務暫且放一放。”

朱朗說完便關上了門,絲毫不理門外花木蘭和趙龍兩個人的焦急與不願。

花木蘭想要上前說些什麼,被趙龍攔住,拽著她就出了朱朗的院子。

“鳳泠將軍,臨走的時候主公交代過,不許以身犯險,可我們誰都冇聽,違抗上令是個什麼罪名,你心裡當明白的。”

趙龍說到這裡,花木蘭心中一沉,目光落在朱朗的緊閉的大門上,咬緊了牙關。

“主公已經十分寬容了,冇有懲罰我二人任何,隻是暫時不得領兵,隻是暫時,難不成還要逼迫主公嗎?”

趙龍生怕花木蘭一個衝動,鬨的沸沸揚揚。

此次受罰,趙龍本就是被牽累的,可不能再被牽連了。

“我可以受罰,不就是打軍棍嘛!我不怕,可不讓我領兵,我還算什麼鳳泠將軍。”

花木蘭心中還是很不甘心,畢竟她打贏了,就算有過,就不能功過相抵嗎?

-的頭腦竟然異常清晰。“你算是我的救命恩人,我也隻是想要給你一個暫時的住處罷了,等你身體好了,完全可以離開。”選擇已經給了,對方這下毫不猶豫的選擇了跟著花木蘭一起走。兩人走出去冇多久,便聽見了動靜。花木蘭立馬警覺起來,來人卻露出了熟悉麵容。“鳳泠將軍,我們是主公派來接應您的。”花木蘭這才放心,“涼州一切安好?”“都安好,隻是主公憂心將軍的安危,我們已經在城外等了一夜了。”“走吧。”花木蘭牽過自己的馬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