觀山河萬裡 作品

第二百七十一章 未來

    

做了實驗。”“什麼實驗?”花鬼問出了和雪珊相同的問題。“測試你能力的實驗。”“那看你這幅囂張的樣子,應該是有結果了。”“不錯,我記得你說過你的招數是叫【羅刹附身】吧。”“是又如何?”“這就是你設置的誤區,你讓我覺得這個羅刹鬼附在是你的身上,那樣它所產生的就一定是正麵buff,。可你其實是讓它附在了我的身上,從而對我造成負麵buff吧。所以你身後的羅刹鬼並不是真的【羅刹附身】,或者可以說是並不完全。...-

矮人族群為甄健量身定製兵器的決心堅定,特地建造了一間鑄造室,並召集了族內技術最精湛的矮人協助布洛。

然而,甄健深知兵器的重要性,對於武器的設計圖,他選擇親力親為。

經過一天一夜的深思熟慮,甄健遍曆腦海中的兵器記憶,從他所見所用的每一件武器中尋找靈感,但始終難以找到完美的契合。

在這無儘的思索中,甄健的思緒開始飄向遠方,回想起了五年前的崢嶸歲月。

那時,他身為獸神的得力助手,征戰獸族九大部族,曆經無數戰鬥。

在敵軍的圍攻之下,甄健率領的僅是三千護衛軍,形勢岌岌可危。甄健不得不做出決斷,選擇退守一座郡城。敵軍卻抓住了這難得的機會,傾儘全力發起猛烈的進攻。

在強大的攻勢下,郡城的淪陷似乎已迫在眉睫。

然而,在這千鈞一髮之際,遠方突然傳來了震天的戰鼓聲和擂聲。

甄健迅速登上城頭,眺望遠方。隻見一支規模龐大的軍隊正迅速接近,軍旗上醒目的“獸”字標誌顯得分外醒目。

這無疑是甄健期盼已久的援軍。

儘管甄健對這支軍隊的出現感到十分驚訝,因為他估算過要聚集如此規模的軍隊至少需要半個月的時間,但他深知現在不是糾結於這些問題的時候。

他迅速做出部署,一方麵激勵城中軍民頑強抵抗敵軍,一方麵派出密使潛入敵軍內部,尋求談判的機會。

通過巧妙的裡應外合策略,甄健成功迫使敵軍撤退了。當敵軍撤退後,甄健立刻派人迎接遠方的軍隊進城。

但當這支軍隊進入城池時,甄健驚訝地發現,這支軍隊的規模遠非他之前所想象的十萬大軍,而是一支僅有千餘人的部隊。

每名士兵都手持十麵軍旗,身後滿載著十車的戰鼓。甄健立刻意識到這是疑兵之計。

能夠想出如此精妙策略的將領,必定是位擁有高超智謀的大將。

於是,甄健迫不及待地召見了領軍將領。出乎他意料的是,這位將領竟是一位唇紅齒白、年僅十六歲的少年。

甄健好奇地問道:“你是何人?似乎並非是獸族。”少年回答道:“我叫羿,是個半獸人。”

半獸人族,這個獨特的族群,是人族與獸族血脈交融的結晶。

甄健在聽到“羿”這個名字時,心中掠過一絲模糊的回憶,卻又難以確切捕捉。

旁邊的部下善解人意地提醒道:“他便是半獸人族族長刑天的長子。”

此言一出,甄健的記憶如被春風拂過的水麵,逐漸泛起漣漪。原來,他的母親與刑天有著深厚的情誼,若非半獸人族的支援,他在獸族中的地位恐怕難以穩固。

懷著對過往的感慨,甄健由衷地讚歎道:“真是虎父無犬子呀。”

羿聞言,謙遜而又感激地迴應道:“謝謝。”

這時,甄健的目光被羿腰間那把與眾不同的佩刀所吸引,他不禁好奇地問道:“你腰間的這把佩刀似乎彆具一格,能否讓朕一觀?”

羿聞言,立刻雙手恭敬地獻上佩刀。甄健接過佩刀,輕輕一拔,刀身便展現眼前。整把刀如同一把筆直的戒尺,簡約而不失威嚴。刀身短小精悍,不足一尺五寸,而刀柄卻足有八寸之長,這樣的比例在甄健的眼界中堪稱罕見。他不禁好奇地追問:“這把刀的來曆如何?”

羿恭敬地回答道:“這把刀是我在閒暇之餘隨手鑄造的。”

甄健對羿的匠心獨運頗感興趣,進一步追問道:“你為何如此設計?”

羿解釋道,由於自己力氣較小,覺得一般獸人士兵使用的大刀過於沉重,不便揮舞。而刀身過長也不利於近身搏鬥,因此他特意設計了這把短小精悍的短刀,以適應自己的戰鬥風格。

甄健聽後,對羿的巧思妙設讚歎不已,好奇心驅使他繼續追問:“那你為何要將刀柄設計得如此之長?”

羿迴應道:“刀身縮短,重量減輕,其威力自然大不如前。因此,我特意設計了長刀柄,雙手持刀,方能發揮出其最大威力。”

甄健對這把刀愈發喜愛,好奇地問道:“此刀可有名字?”

羿突然叩首,誠懇地說:“此刀乃我隨手所鑄,竟忘記為其命名。我鬥膽請求祭司大人賜名,若得陛下賜名,此刀定能成為神器,助我領兵作戰,無往不勝。”

甄健身為獸族祭祀,地位尊崇,自然明白羿的用意。然而,他欣賞羿的聰明才智,便欣然答應:“好,我便為你的佩刀取名。就叫它‘未來’吧,希望我們能共同創造更美好的未來。”

如果世界冇有毀滅的話

......

正當甄健沉浸在過去的思緒中時,他突然靈光一閃,迅速在牛皮紙上勾勒出所需的武器圖。圖中詳細標註:整刀長兩尺三,刀刃長一尺五,寬四寸二分,刀柄長八寸。

這把刀是在羿的設計基礎上進行改良的。甄健特意加寬了刀刃,以增加刀身的重量和威力。如今的他,已無需擔心揮不動這把刀。

當甄健將武器圖交給布洛時,布洛讚歎道:“我從未見過如此獨特的刀,它定是一把攻守兼備的神兵利器。接下來,就交給我吧。”

“還有我的這把【太一】,我希望你一併融進去,因為其中注入了我的真氣,可以更好掌控。”

布洛準備采用矮人族的三枚合鑄造法,將三塊鐵融為一體,打造成刀的形狀。他手中的天外隕石餘料堅硬無比,他打算將其一分為二作為外殼,夾上特製的軟鋼。這樣既能保證刀的硬度和剛性,又能賦予其良好的彈性和韌性,便於快速砍擊和切削。

然而,布洛一開始就遇到了難題。無論他如何加熱天外隕石,都毫無變化。他心中焦急萬分。

一旁的甄健雖不懂鑄刀之術,卻察覺到了布洛的困境。就在這時,寶器【福袋】在他耳邊輕聲說道:“這樣做是行不通的。”

甄健心中疑惑,便問小白:“這是為何?”

小白解釋道:“那塊並非天外隕石,而是傳說中的女媧石。”

甄健驚訝地問:“女媧石是何物?”

小白繼續道:“女媧石是我們妖族的至寶,曾有一塊,但已消失百年。冇想到竟在特洛伊族手中,難怪他們會使用我們妖族的泣血鑄魂之法。”

泣血鑄魂是妖族禁忌的鑄劍方法,甄健之前能平複瘋癲的靈魂,也是得益於小白的指點。

......

-萬裡高空呀!”聽到龐光也這麼說,甄健更是疑惑,立馬朝窗外看去這一看不由一驚,因為飛機外麵居然站著一個人!那人有一頭飄飄逸逸,不紮不束的長髮,高挑秀雅的身材,穿一襲藍色錦袍,腳下則駕馭著一把飛劍。(如果世間真有劍仙的話,那應該就是這副模樣了吧,不過看他有點來者不善的感覺,不知道是敵是友)想到這兒,甄健想要趕快弄清楚對方的身份於是他立馬打開了直升飛機的艙門,一陣強烈的寒風瞬間灌入艙內。他頂著寒風喊道: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