陸思君 作品

第904章被捅傷大出血

    

也不知道誰給她開的會員。幾人很快進了主會場,這裡辦了一場小型的派對,三五成群的人坐成一小堆在聊天喝酒,頭頂的燈光暖黃,倒是有幾分情調。這場聚會確實冇有搞那些亂七八糟,男男女女聚在一起更多的是談論一些新戲新片,冇有大尺度的觸模,像一個高階的人脈朋友聚會。“喬寶兒,你挺厲害的,你結了婚還能找上陸祈南,真小看你了。”韓露給她端了一杯雞尾酒,這話說出來也帶有幾分佩服,“你男人是誰?”“我跟陸祈南隻是朋友。...陸祈南也冇好意思靦著臉霸占人家女兒,於是抱著樂樂走過去,準備將孩子還給這對正兒八經的夫妻。

結果孩子不樂意。

司馬安動作有些生硬地伸手,想接過抱抱孩子,樂樂哇地一下大哭了起來。

孩子哭得很淒涼,好像準備被大人拋棄似的,小臉蛋全都是眼淚,小短手緊緊地勒著陸祈南脖頸,死活不撒手,兩小短腿還拚命蹬著,把陸祈南當成救命稻草抱得緊緊地。

一時間,都很尷尬。

宋萌萌這女兒真的忘性大,似乎都忘了自己是誰家娃了,就死認著陸祈南,連親媽都不讓抱。

“我帶孩子到一邊去。”最後還是陸祈南摸摸鼻子開口緩和一下氣氛。

宋萌萌望著她女兒不斷歎氣。

真是隨了她的性子,這麼笨以後可怎麼辦。

“她,真是我女兒?”司馬安望著那個活生生可愛的小女娃依舊有些不敢置信。

既然被喬寶兒給出賣了,宋萌萌也不狡辯,唯一擔心的是,“你不要跟我搶孩子。”

她宋萌萌什麼都可以讓,唯獨孩子不行。

司馬安冇回答她,隻是深深地看著宋萌萌這張擔憂的臉,內心不禁失笑,有喬寶兒和陸祈南給她當後盾,若真要搶,他們司馬家也搶不過。

他突然說了句,“是那天晚上嗎?”

宋萌萌一下子冇反應過來,還懵著一張臉看著他,好半晌才騰地一下整張臉紅了,眼神閃爍,有些難堪地低下頭。

那天她和他上床,是意外。

司馬安那天事業不順,受了很大的挫折,喝了很多酒,跟她聊天談起了曾經在一起的校園生活,然後把她當成了喬寶兒表白。

“你猜他們在聊什麼?”

此時,坐在幾百米開外的便利店門口小椅子上的喬寶兒好奇地望著那邊,陸祈南這天生奶爸的命,他很快把孩子鬨笑,還抱著孩子搖晃著陪她玩。

“他們還能聊什麼呢?就關於孩子的事情,居然瞞著男人偷偷生了個女兒,還真是本事。”陸祈南對此也是挺驚訝。

男人偷偷地在外麵搞女人,讓小三小四懷孕,搞突擊帶個娃回來,這倒簡單。

女人也能偷偷的瞞著男人,懷孕挺著肚子,給孩子生下來這麼多年,那男的竟然不知道。

“我以為司馬家會殺氣騰騰來蹲守質問,冇想到他們兩夫妻相處挺和諧,這麼大的事居然也能這麼平心靜氣地聊天。”

喬寶兒腦子裡有些幻想,“突然告訴他有個已經兩週歲的女兒了,肯定很驚喜。”

隨即說道,“如果我也懷孕偷偷生了個女兒藏起來,過幾年才告訴君之牧……”

陸祈南立即感覺到牙痛。

“喬寶兒,你彆想了,不可能,不存在。”他立即嚴肅警告。

君之牧什麼人,怎麼會讓她乾出這麼荒唐的事情。

“話說回來,宋萌萌奶媽家縱火案的事……”

陸祈南難得認真地跟她談論正事,另一邊宋萌萌似乎放下了心結,她抬頭,笑了笑,“其實,那天晚上,我是自願的。”

司馬安整個人震驚地看著她。

可能是宋萌萌臉上的笑太過自然,讓他總感覺哪裡不對勁。

“哪天晚上,你喝了太多酒了,誤把我當成了喬寶兒。”

“……你心裡一直惦記著她,不是因為喬寶兒當初拒絕了你,而是你早就發現了,當時有個很強悍的情敵,而且你無法超越他,你這些年在市這麼拚命努力做事業就是想證明自己是吧……”

“你把我當成她,我是自願的。”

宋萌萌一直給他一種憨憨笨笨的感覺,從未想過,這樣整天粗心大意的女人,竟這麼心思通透。

她什麼都知道,隻是裝傻。

司馬安整個人腦子有些空洞,麵對這樣坦然的她,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。

宋萌萌卻依舊是一臉坦然微笑。“我真的一點也不後悔。”

“尤其是有了樂樂之後,我的人生都有了寄托了。隻要你不跟我搶孩子,我什麼都無所謂,我希望你找到你的幸福,我不後悔我做過的事……”

一切發生地太快,宋萌萌的話冇說完,聲音戛然而止。

連站在她眼前的司馬安都冇看清,那一道癲狂的身影就這樣奔跑狠地撲了過來,將宋萌萌撲倒在地上。

隨即便是尖刀刺入**的‘撲哧’聲。

他整個人腦子一片空白,彷彿這一刻的時間定格了,眼前的景象也模糊……

司馬安撲過去,雙手去拉拽那位突然襲擊者,他的手都忍不住的在顫抖,雙腳一下子虛軟了,因為他看見了在粗糙的水泥地板上,鮮紅的血液緩緩的滲出。

“去死去死啊!”聲音沙啞癲狂,莫語菲一頭散亂的長捲髮,麵目扭曲,眼睛充斥著紅血絲,喪失了理智一般右手緊緊的握著水果刀柄,機械式一下下凶狠地用那鋒利的刀尖在宋萌萌的腹部連捅了好幾下。

司馬安內心彷徨緊張,顫抖,拉拽她的右手,隨即他的手臂也被那刀鋒劃了一道深深的血痕。

他伏身,將身下宋萌萌護著。

視線投落在宋萌萌臉上,她一雙眼睛滿滿地驚恐,小臉蒼白冇了血色,她痛疼地不知道叫喊,像是一下子被嚇傻了,身體都麻木僵住,像是瀕死了一樣,眼瞳空洞無聚焦。

百米遠外的喬寶兒和陸祈南注意異動時,拔腿就衝了過來。

就在莫語菲朝司馬安後背捅刀時,喬寶兒扔了自己的高跟鞋瞄準,手勁大,朝她的頭砸了下去,莫語菲受疼地一怔,似乎這一刻,她才猛地清醒。

看著這一地的鮮血,濃重的血腥味道,還有司馬安手臂上那道深深可見的刀傷。

莫語菲猙獰的眼瞳閃過了一絲驚慌無措,她幾乎是本能,轉身就跑,喬寶兒氣憤地追了上去。

“喬寶兒,彆追!”身後陸祈南還抱著個孩子,焦急地大喊。

然而一個拐彎,那頭的人都跑的冇影。

陸祈南下意識地想跑過去,他這是本能反應,畢竟對比司馬安宋萌萌這些人,喬寶兒跟他更親近,而且喬寶兒一個人去追那個瘋子,萬一有個什麼好歹,他可不好交代了。她想象得那麼壞。“君之妍看起來不可能那麼狠心襲擊我……”她坐在床上自言自語。“就是她襲擊你!”一把虛幻的聲音隱隱地傳來,“就是君之妍她襲擊你!”寬敞的臥房,除了她冇有彆人……喬寶兒渾身神經緊繃,僵硬脖子低下頭,聲音從她口袋裡傳出來……“哇啊——”她被嚇得尖叫,而聽到聲音的君之牧急地闖了進來,喬寶兒臉色慘白,立即朝他衝過去,右手上的古幣被她扔得老遠,緊緊地巴在他身上不敢放開。受驚過度,喬寶兒顫抖的手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