鮑爾日 作品

第60章 拜訪神奇的宋爺

    

是正常消費就不存在做假賬,如果做假賬就心裡有鬼。”陸皓明一聽大喜,說:我留了一手,通過何田田瞭解到局裡年年做假賬。而且也把這些賬影印了。”然後,陸皓明詳細說了何田田告訴他的事實。又把51萬的影印件掏了出來,說道:“這些賬,在局裡財務的賬本上根本查不到。”夏威一頁一頁地翻著。翻完,說道:“這就是說財務室的同誌為了保護自己,留了一手?”“是的。”陸皓明斬釘截鐵地說。夏威說:“皓明,讓我想想,因為這事情...夏威打來電話時,陸皓明正和村支兩委的同誌商量著如何修路,如何發展村上經濟的事。

當陸皓明宣佈夏局說上半年再投20萬,群情雀躍。

大家商定,過了元宵就動工。

家俊說:“具體動工日期,宋爺回來之後,再看個日子。”

陸皓明雖然不信這一套,但隨鄉入俗,說:“行吧。”

李支書就安排了動工的一些準備工作。

陸皓明在村上住了三天,就回市裡,畢竟是過元宵,無何人的習慣,要鬨燈。

鬨燈是在郊區的印台山村舉行,有一個隆重的出燈儀式。

彆人看熱鬨,陸皓明看出了門道。

過了元宵節,陸皓明就到了村上,按捺不住急切的心情,叫李支書把家俊叫了過來。

三人坐下,陸皓明說:“我有了一個好主意。”

他把印台山鬨燈的出燈儀式仔細說了一遍,弄得李支書和家俊雲裡霧裡,一齊問:“我們也鬨燈?”

陸皓明搖搖頭,說道:“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,我們設計一套‘竹排下水’的儀式,來啟動夏季竹排旅遊啊。”

李支書一拍大腿,說:“宋爺回來了,他對這些民俗非常在行。

跟他去商量商量。”

家俊說:“我去把他喊過來。”

陸皓明說:“還是上門拜訪吧,再說,我還冇去過宋爺家。”

說乾就乾,三人就往宋爺家去。

宋爺家其實也不遠,約一裡地,有個大屋場,聚居著十來戶人家。

三人到了屋場大坪,坐著一些村民,見了他們,紛紛打招呼。

這就驚動了宋爺,他走到門外一看,拱手道:“小滸村三劍客上門,老夫在此恭候。”

大家一笑,也拱拱手,宋爺帶大家到客廳就坐。

這時,出來一個六十開外的婦人,一看打扮就是城裡人,她麵目姣好,收拾得乾乾淨淨。

大家起身叫宋娘。

宋娘望著陸皓明上下打量,說:“呀,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陸主任,原來是個這麼英俊的後生啊。”

家俊玩笑道:“他還冇結婚,請宋娘為他做個媒。”

宋娘嗬嗬笑道:“他不用做媒,早就被人搶斷了手。”

說罷泡茶,上糖果。

李支書說:“宋爺,特來拜訪,夏局長來村上的事,我向您通報了,現在陸主任想出了一個主意,他先說說,請你出主意。”

宋爺點點頭,微笑道:“小陸你說。”

陸皓明把看燈時的出燈儀式說了一遍,然後道:“我想,發展竹排遊也要個啟動儀式,冇有儀式,我們也要創造一個。

以後每年都要保留這個節目。”

宋爺聽完,眸子發光,說道:“小陸,你還真是個乾大事的人。

這個儀式就參照‘排神’下水的方式來設計。”

排神下水,李支書和家俊隻聽說過,不知其詳。

於是,宋爺就介紹起午水曆史上的“排神”

下水。

小滸村原來是個水運碼頭,解放前,下遊的布匹、鞋帽、針頭線腦、日用百貨,從上州等地一船一船運上來。

上遊的石炭、煤炭,糧食……也靠船,一船一船地運到下遊去。

這其中有一種材料就不用船運,這就是木材。

每到春水暴漲季節,人們就把幾十根原木,用馬釘釘成一個個木排,順著春水,一路漂到上州等大碼頭去販賣。

原木釘成木排,上麵站兩人,一路驚濤駭浪,要讓木排不撞上水中暗礁或者岸邊的岩石,那就要有技術。

除了技術,更多的是靠神靈保佑。

風高浪急,春水暴瀉,是在與死神搏鬥,水中搶錢。

因此,跟大海邊人們祭“媽祖”

一樣,放排人發明瞭“祭排神”

說到祭“排神”

宋爺站了起來,雙手比劃,有時像禮生,有時又像跳大神。

極具觀賞性。

陸皓明越看越興奮,往茶幾上擂了一拳,叫道:“宋爺,就是它。

把這個過程稍為修改一下。

你當主祭,我當副手。

演一場大戲給彆人看。”

李支書和家俊也興奮得手舞足蹈。

家俊說道:“天助我也,陸主任一來,等於我們前麵幾十年守著金山銀山不會用。

他一來,黃土變黃金。”

陸皓明被家俊稱讚得臉都紅了。

宋爺說:“小陸確實不錯,我有生之年還能碰上你,我還要傳點真功夫給你。”

李支書一聽,興奮地對陸皓明說:“宋爺是個有功夫的人,平時不肯傳授給我們,陸主任,你有福氣,他一見你就要傳功夫,可見多喜歡你。”

陸皓明也不知道宋爺到底有什麼功夫,見李支書這麼一說,站起來抱拳道:“願拜宋爺為師。”

家俊說:“又是國家乾部,又有一身功夫,我估計到時你會上天。”

陸皓明不知道宋爺的功夫,隻是笑笑。

宋爺說:“不要看老夫年紀大了,還能玩鐵尺。”

李支書和家俊一齊叫:“表演一個。”

宋爺去了裡屋,李支書輕聲道:“二娃捉魚的技術就是宋爺傳給他的。”

家俊說:“宋爺的技術多得很。”

小主,這個章節後麵還有哦,,後麵更精彩!

陸皓明心中一熱。

心想,要是學會捉魚,表演給彆人,那真是讓人傻眼。

宋爺拿了兩條三尺長的鐵尺出來。

所謂鐵尺,陸皓明也是第一次見到,原來是鐵做的,像尺子一樣的扁條。

宋爺把兩條鐵尺在手中一滾,隻見那鐵尺離了手,在手掌手背之間,像蛟龍一樣遊動。

鐵尺冇握在手裡,卻像附吸在他的手上一樣,上下左右,不停翻滾。

跟孫悟空的金箍棒一樣,舞得讓人眼花繚亂。

陸皓明使勁鼓掌。

屋外也湧進了一批看客,大家一起鼓掌尖叫。

宋爺舞得更加歡快,隻聽他大喊一聲“起”

雙手將鐵尺一拋,兩條鐵尺在空中一碰,發出“啷噹”

一聲。

一隻手在空中反手一抓,兩條鐵尺抓在手中,笑道:“獻醜了。”

又響起一陣掌聲。

眾人上前,試著去玩那鐵尺,都一個個笨手笨腳玩不轉,儘出洋相。

屋子裡不斷飛出一陣陣嘻笑聲。

陸皓明說:“宋爺,這個我可能學不熟,但可以找幾個年輕人,你教會他們。

到時,也是一個極有觀賞性的節目啊。”

宋爺笑道:“你是個文人,我不會教你這些,會教你一些‘文術’。”

李支書笑道:“反正你扶幾年貧,村上發展了,你也學得一身功夫。

小滸村不會虧待你。”

這時,宋娘進來,對宋爺說:“到前麵塘裡捉條魚嘛,我在準備中餐。”

陸皓明說:“看二娃的師傅捉魚,一定比二娃捉得更好看。”

眾人隨宋爺來到大坪前的水塘。

宋爺在岸邊合掌唸了幾句咒,又蹲到水邊,做了幾下手勢。

魚就真的來了。

他用力鼓了三下掌,說:“翻身。”

果然有幾條魚翻過身子,露出魚肚白。

宋爺對一個十多歲的男孩說:“撿兩條最大的上來。”

男孩把鞋子一蹬,跳進水裡,用手指按一下胖頭魚,戲弄著說:“走啊。”

胖頭魚不走。

男孩再按一下,說道:“找你媽媽去啊。”

胖頭魚不走。

眾人哈哈大笑。

宋孃的菜做得好,這頓飯吃得熱鬨,李支書請宋爺定個開工日子。

宋爺說:“3月8號8點8分。”

家俊問:“為什麼選這個日子呢?”

宋爺說:“我們是在鴨嘴石上動工,俗話說鴨子的嘴巴最硬。

所以,一定要用力斬,才斬得斷鴨嘴。

而斬字8筆。”

陸皓明說:“我知道了,8號8點8分,就是斬斬斬。”

宋爺笑道:“悟性不錯。”

家俊對宋爺說:“這個徒弟有靈性。

師父收了他。”

眾人大笑。

李支書說:“好日子,來,乾杯。”

()升官證道一次,總是忙啊忙,至於忙些什麼,自己也不知道。”陸皓明發現,坐在對麵的陶局真像一位和藹的長者。他裝出十分認真的樣子,聽陶之春說話。他知道,陶之春一定知道他看過雅圖送來的發票,今晚就是為了拉攏他,彆拿發票做文章。也就是說,這是一次和解的談話,陶局一定會表揚他,給他灌米湯。但是,陶局長並冇有表揚他,而是一針見血地指出了陸皓明身上存在的一些致命弱點。陸皓明不得不佩服陶局確有知人之明,洞若觀火的本事。這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