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章

    

把淚的,心中不免一樂。“張都督,災情我們都在用自己力所能及的範圍內,儘力去挽救,你也不必過於自責。”李恪為他夾了一根雞腿,那香噴噴的肉香味兒立刻充斥了張儉的鼻腔,引的他忍不住吞嚥了一番口水。看到張儉饞成這樣了,李恪真的是想放聲大笑。但顧及到張儉的顏麵,李恪也是看破不說破。突然,張儉離開桌子,直接跪了下去,拱手說道:“殿下,卑職請求您能幫幫我,隻要能緩解災情,卑職願意為殿下做任何事!”張儉突然下跪,...-

就在楊如意出發後不久,李恪又運送了六門新製作好的紅衣大炮,送到了秦瓊所在的護龍城。

這一下,護龍城就有了三十門紅衣大炮。

除了紅衣大炮,李恪又給他們調了5000發炮彈。

秦瓊自然是喜出望外,有這樣強大的武器,唐軍絕對不敢再來犯,除非他們一心尋死。

“秦將軍,主公說了,他要您每天都至少消耗1000發炮彈,持續五天時間!就衝著護龍城以西的平釜山轟!”

此次前來護送紅衣大炮的官員見到秦瓊,便笑嗬嗬的向他傳達了李恪的口諭。

“哦?主公是何意?”

秦瓊頓時滿臉困惑,有些不解。

“主公說了,一來,讓您軍中的所有將士,都有機會接觸接觸這紅衣大炮,讓他們上手操作一番,二來,平釜山是攔路山,我軍若從西麵行軍,得繞遠路,所以想把平釜山轟平。”

“這樣還可以節約一部分鑿山的人力,白得一些石料,同時又能達到訓練士兵,以及震懾唐軍的效果!”

聽完那官員的話,秦瓊頓時喜出望外的笑了起來,興奮的說道:“主公果然是深謀遠慮,考慮的就是周到!”

“既然如此,我們就先行告退了,還請秦將軍保證!”

說完,那人便率領自己的人馬離開了護龍城。

而秦瓊派人將他們送走,自己則立刻召集全軍,挑來一部分人,準備學習操作這紅衣大炮。

好在李恪之前給了他一批會操作的人,秦瓊便讓他們當教官。

開炮倒是不難,難的就是瞄準,不過對於士兵們來說,這也算不上覆雜。

紅衣大炮的射程很遠,足足有三千米,護龍城距離平釜山,不過兩千多米的距離,雖然無法轟炸平釜山全貌,但能轟到一點是一點。

當即,秦瓊就開始了氣勢恢宏的炮彈消耗任務。

每天一千發,中間間隔拉長一些,完全可以從早轟到晚,就不怕唐軍那邊不害怕。

……

唐軍營地。

雖然遠隔數十裡,大部分士兵是聽不到炮聲的,但在前線偵查的士兵不可能聽不到。

他們親眼看到,護龍城的城牆上,三十門紅衣大炮開始對著平釜山狂轟濫炸,那平地驚雷般的滔天氣勢,簡直讓他們瑟瑟發抖。

當即立刻派人去稟報尉遲敬德和程咬金了。

尉遲敬德和程咬金得知這一訊息後可是嚇的不輕,連忙親自前去檢視。

二人在護龍城周圍蹲了整整一下午,眼睜睜的看著平釜山那一座屍山硬生生的被這大炮越轟越矮,兩個人心裡也忍不住開始發毛。

就這軍事實力上的差距,還打個雞毛啊!

彆說十萬大軍,就是百萬大軍,隻怕也經不住這麼轟炸!

不行,必須得上報陛下!

二人一拍即合,這事兒可太嚴重了,他們根本無法決斷。

雖然尉遲敬德是行軍總管,有權自行決斷髮起戰鬥,可眼下這情況上去多少人都得是個死!

如果部隊都打光了,他尉遲敬德和程咬金也難逃其責。

……

尉遲敬德和程咬金在邊境算是老實了,李恪也就可以安安心心的建設自己的龍城。

除了龍城,他又抽空把東南和西北兩個方向的邊境地區,各自建了一座城,分彆取名叫陳倉城、雲中城。

陳倉取的是暗渡陳倉之意,雲中取的是雲層之中,直破蒼穹之意。

陳倉促落座於西北方向,而雲中城則坐落於東南方向,規模和護龍城一樣,城牆的周長皆是七公裡。

之前冇有建城,是因為完全冇有必要,畢竟那兩邊的敵人,遠不如大唐來的強大。

但現在不建城不行了,因為孫堅和馬超二人率軍征戰契丹等族,一旦帶回來大量俘虜,不可能全都帶到龍城。

龍城雖然現在也缺人,但還是優先給陳倉城和雲中城提供勞動力最好,隻要這兩座城能夠實現自給自足,像護龍城一樣,那麼李恪就不需要給他們提供糧食物資了。

一旦遇到戰爭,他們應對也會靈活一些,否則從龍城調集物資,也得需要一些時間,有時候戰機稍縱即逝,如果因為糧草運輸不及時導致錯過戰機的話,有時候會非常被動。

就在雲中城剛建好不久,孫堅和馬超傳來了第一場戰鬥的捷報。

契丹族全境淪陷,酋長大賀摩會及其黨羽全部被殺!

整個契丹族的政治勢力,從上到下,全部土崩瓦解。

而契丹族的六十餘萬百姓,則全部被他們二人抓了回來。

六十萬人,通過雲中城對麵的峽穀時,足足走了三天三夜都冇走完。

李恪在李靈兒的陪伴下,親自站在城牆上,望著這一幕幕,心情是無限好。

來了契丹族的百姓,李恪便對他們使用英魂卡,將他們變為忠誠於自己的傀儡後,便分批向陳倉城送去。

李恪的計劃是,

陳倉城至少要有十萬百姓耕種勞作,並且維持城內的正常運作。

既然有了城,就得有經濟體係,隻不過現在李恪對所有的城池要求的是采取封閉政策。

意思就是,堅決不允許和外麵的任何部族勢力國家來往。

冇有貿易,就隻能內部自行推動經濟體的運作。

但現在四座城池全部都是李恪一人說了算,他認為還不到推行貨幣的時候,隻是把一些硬通貨留下,比如黃金白銀這些,將來一旦推行貨幣政策的話,可以拿來做描定物。

就像是後世老美將美元與石油、晶片、飛機綁定為描定物一般。

黃金白銀這些稀有金屬,在任何時代都是不可能縮水的絕佳描定物,主要原因就在於,這些稀有金屬是有限的,物以稀為貴,所以纔會顯的十分珍貴。

將來若能推行後世的紙鈔作為經濟體的主要體現,那麼就可以將這些紙鈔與黃金白銀綁定在一起,到時候李恪就能操控全球的經濟命脈了。

就像老美可以不停印錢,然後拿著印出來的破紙錢,拿到彆人國家去買東西,用幾張破紙把人家的石油、黃金、各類實體物資買回來,而對方得到的,僅僅是幾張在經濟體冇有崩塌之前還有點作用的破紙。

就好比,我拿著幾張紙鈔去把你家的糧食買來了,在末日冇來之前,你也可以拿紙鈔去買彆人家的糧食,可末日一旦來臨,彆人手裡的是糧食,你手裡拿著的是紙鈔,冇有人會再認可你的貨幣價值。

原本屬於你的物資,被幾張不能吃的紙鈔換走了,你隻能餓肚子。

-些失落,心裡空蕩蕩的。失落了一會兒,她便幽幽歎息一聲,隨即轉身離開了。……第二日,謀劃了一晚上的李恪,將李靈兒和劉虞都叫到了自己麵前,讓他們幫忙草擬文案,準備釋出公告。“主公,文案草擬好了,可是怎麼把這則訊息,以最快捷的方式傳遍薊州全境?”劉虞辦事最認真勤快,得到李恪的吩咐後,第一時間就把事情辦好,並且將文案遞給了李恪過目。李恪接過來看了看,就是寫一些內容,大致就是招募百姓,然後一些條件和一些好處...